Pages Menu
400-008-9169
Categories Menu

美国精准医疗真的精准么?| 基金经理考察手记

作者:英途   2016-09-23 14:35




2015年11月29日-12月6日,国信证券与英途共同举办了精准医疗和移动医疗交流活动,前往创新圣地硅谷,带领海南海药董事长刘悉承、华邦生命健康 董事彭云辉、海思科副总经理邓翔、楚天科技副总任立宏等20多位国内知名企业家、投资人和创业者,拜访在旧金山湾区的近20家精准医疗和移动医疗公司及孵化器。本文来自一位勤奋的中国基金经理充满情怀的感言分享,可能是最前瞻、最深度的分析和思考。
 

在晚点两个多小时之后,飞机终于从旧金山机场起飞。好吧,马上就要告别这里的蓝天白云,回到雾霾笼罩下的北京。在A股新的一个交易日收盘之前,我有差不多10个小时的时间,来回顾过去一周的硅谷之行。



Thermo Fisher介绍最新基因检测产品

这次调研,英途将行程安排的很紧凑,除去路上的时间,满满5天里,每天访问4家以上的公司,晚上还有相关领域的交流活动。我们的调研对象集中在生物医药和移动医疗领域,既有Google life sciences、 Gilead、Thermo这样的业界巨头,也有23 and me、Rani这样炙手可热的新秀,还有众多成立不久、在孵化器中租用办公桌和实验设备的创业小公司。


途友在Transcriptic实验室

几乎每一家公司都让我印象深刻: Transcriptic的自动化实验室,实现了多种医学实验的无人化操作,有可能改变医药研发产业链的现有格局,包括药明康德在内的全球性知名CRO企业未来都有可能需要迎接这一挑战;23 and me唾液提取 DNA的技术仍然存在争议,不过有FDA做背书,公司依靠背后卓越的大数据处理技术,已经在精准医疗的道路上占得了先机;还有像Mission Bio、DNA nexus这样的怪咔公司,由于业务过于前沿(对我这样的门外汉来说),需要结合不断的 Google才搞明白了对方的主要看点;当然,这里不光有Google life sciences这样看上去远在云端的大数据健康企业,还有Incube Heath Venture旗下众多的创业小公司,每天琢磨着改进现有的各种手术用小器械——我们在Incube的实验室里见到一个缅甸老人,他在这里工作了25年,负责把大家的新奇想法用机床一件件打磨出来,乐此不彼。



途友在UCSF了解精准医疗

参加此次“硅谷精准医疗&移动医疗”调研活动同行的多是国内上市公司的高管们,虽然大家并非都有医药专业背景,但是每个来的人显然都很珍惜这次交流的机会,如饥似渴的了解对方的业务,并且抓住每一个可能的机会,跟对方探讨开展合作的可能。这种勤奋的精神,正是国内多个行业发展的希望所在。



最近Google Life刚刚更名为verily,来自bidnessetc.com

相比而言,在Google访问期间,经常看见三三两两拿着咖啡,晃悠悠在办公室外溜达的员工;虽然是上班时间,公司的足球场上还有一帮正在踢球的男男女女。

在医药产业,我们切切实实的看到了中美差距。不过,考虑到较低的起点,我们并不妄自菲薄,中国正在加速赶上。值得我思考的是,为什么是硅谷,在近几十年来的产业更替中始终站在最前沿,这里创新的动力在哪里?



Incube旗下不同类型的小公司覆盖业务

感受最深的,是这个地方彻底而纯粹的市场经济法则——完善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市场化的药品/服务定价机制,创新导向的行业监管机制等等。比如,在 Incube的时候,看到旗下一个创业的小公司,发明了一种骨折手术用的小器械,取代传统的钢板固定装置,同去的外科医生表示很不错。公司老板围绕这个器械申请了N多专利,已经拿到了风投资金,今年投放市场后,销售情况超出Incube的预期。器械的设计简单巧妙,相信大部分看一会就能明白,所以我很担心它进入中国市场的前景,估计在CFDA批准还没下来之前,类似的仿品已经占领了市场。


Gilead生物信息技术负责人介绍精准医疗

比如,美国的药品价格大体上采用了市场化的定价方式,成功的新药和创新服务,可以根据市场供求自主定价,往往能获得丰厚的利润。Gilead公司的丙肝药物 Solvadi,由于能彻底治愈丙肝,刚上市时一度卖到1000美金一粒,2014年实现100亿美金的收入。当然,这里面有利有弊,药品毕竟有公共品属性,世界上少有国家像美国这样,对药价干预较少。在某种程度上说,美国在用自己的医药支出,推动着全球的药品创新。


比如,FDA在行业监管上的有所为和有所不为。药企在申报新项目时,FDA基本不会去审核申报数据的真实性,它首先假设你交上去的东西都是真的。FDA在此基础上审核药品的安全性、有效性等等。如果审批通过后,出了问题,原因是企业作假,不用担心,联合诉讼带来的民事和刑事责任足以让再大的企业失去翻身的机会。不过,FDA在推动创新上的效率和勇气有目共睹。像23 and me这样有争议的业务,FDA审慎叫停之后,用一年的时间反复论证了技术的可靠性,很快发了批文。多家涉足精准医疗的公司告诉我们,为了适应新技术趋势下药品和服务的审批,FDA密切的跟最前沿的科学家保持沟通,更新审核标准和流程。


英途途友了解QB3孵化企业

有意思的是,精准医疗虽然是奥巴马同志今年重点在市场上营销的概念,美国政府也只是喊喊口号而已,并没有实质性的对行业进行微观干预,政府也只是象征性的投了2个多亿美金帮助研发。在QB3, 作为一个著名的产业孵化器,我们没有看到一分钱来自政府的补贴。硅谷,就像一颗自由生长的大树,不会有人拿着剪刀来修修剪剪。科技发展的魅力就在这里,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步它会走向哪里。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尽量不要破坏它的可能性——保持开放的心态,就像斯坦福大学,还有谷歌,连个围墙都没有。

12月4日傍晚,跟我们交流的,是一家叫mission bio的公司,捣鼓出了一套微流控技术,用于高通量的单细胞基因测序。路演刚一结束,台上出现了一个似曾相似的身影——是的,那个头发稀少、黑色圆领衫、蓝色牛仔裤的天才。这是英途的导游TONY准备的小节目,他确实跟乔布斯有几分形似甚至神似——虽然比乔帮主胖太多。“乔布斯”搞笑的用中文发表了一通演讲,大意我仍然记得:有的人创业是为了赚钱,有的是为了权力,要问我,我是为了——完美。人生要保持一种状态,stay hungery,stay foolish。饿,容易做到;傻,却不容易做到。我们每天都应该想想,我们如何才能变得更傻,这样就能离伟大更近一步。





英途TONY模仿乔布斯并与途友合影

扫描即可分享全球创新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