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enu
400-008-9169
Categories Menu

电视剧集重新兴起

作者:英途   2013-03-15 17:58

真人秀节目《舞动奇迹》(Strictly Come Dancing)与美剧《广告狂人》(Mad Men)的共同点是什么?


或许你会认为,这两者之间没有多少共同点。在聆听乔舒亚?甘斯(Joshua Gans)近期在某个电视广播研讨会上发表的讲话之前,我也会同意你的观点。但现在我的看法已经有了改变。


技术进步已经席卷了电视广播领域,正如其在音乐和纸媒领域带来了巨大变革一样。但对于电视广播而言,技术进步带来的变革过程更加渐进。


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英国电视台要么把广告收入作为立台之本,要么把电视牌照费(licence fee)作为主要收入来源。而观众不论想看什么节目,都只能等到播出时收看。在我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听说过互联网以前,以上两大特点都早就发生了改变。


两大基于技术进步的变化分别是付费频道的出现和时移技术的发展。时移技术使观众能够按需收看电视节目。最初录像带提供了一种实现时移观看的手段,但现在我们可以在互联网上看电视,并通过数字录像机实现暂停或快进。


甘斯是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的一名经济学家,著有《信息需要被共享》(Information Wants to Be Shared)一书。他指出,时移技术的发展给电视广播的收入模式带来了有趣的变化。首先来看广告收入:时移技术使得避开广告时段变得容易,这对依赖广告收入的电视台传统运营模式构成了冲击。但对于某几类节目而言,绝大多数人都会要求观看现场直播:体育赛事当然在此之列,此外还有才艺秀以及真人秀节目。这几类节目是朋友和同事之间聊天的谈资,如果你不看现场直播,你就无法参与谈话。因此这几类节目对于广告主来说仍有吸引力。


甘斯指出,大量信息都具有社交背景:我们喜欢向其他人推荐好看的节目,我们也需要听取其他人的建议以判断什么节目值得一看。只需细想一下流行歌曲《江南风》(Gangnam Style)以及畅销小说《五十度灰》(Fifty Shades Of Grey)就会发现情况确实如此,但该小说成文时间比我们愿意承认的更早,情节也较为巧妙。


狄更斯式的复杂故事结构以电视剧的形式出人意料的重新兴起,这一现象引人深思。从《黑道家族》(The Sopranos)到《迷失》(Lost),从《24小时》到《绝命毒师》(Breaking Bad),在过去大约十年间,庞大复杂的叙事结构已经逐渐为电视观众所接受。此前只有肥皂剧才会尝试这种恣意蔓延的叙事结构,其初衷是为了使任何人随时打开电视都能迅速领会剧情。制作一档让偶尔收看的观众看不懂的电视剧曾被认为是商业自杀。


而时移技术在推动依赖广告收入的电视广播模式向现场直播转型的同时,也为复杂的情节发展提供了舞台。借助于DVD和数字录像机,人们可以随时补上之前错过的节目。由于错综复杂的情节布局容易让人着迷,它们天生就适合以DVD套装的形式或通过有线电视进行传播。


和选秀节目《英国达人》(Britain's Got Talent)一样,电视剧集《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以及《广告狂人》同样依赖社交网站扩大传播,但方式则有所不同:如果一部电视剧的前三集非常精彩,赞誉之词就会传播开来,之前错过了这部剧集的人则会回头去看。对于《英国达人秀》而言,观看现场直播的社交压力会被利用来阻止跳过广告时段的时移技术用户们。而对于《权力的游戏》和《广告狂人》之类的剧集而言,正是时移技术使得口碑传播具有了现实支撑。


不过时移或者直播模式对于某些节目类型均不适用。一部单独的纪录片或者情景喜剧既不具有长篇剧集的吸引力,也不具备体育直播或者真人秀节目的即时性。或许情景喜剧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我还注意到,那种真正能够产生影响的新闻报道——兼具思想性、分析性以及调查性——也不太适合时移或者直播模式。或许未来所有的电视新闻要么采用史诗叙事风格的纪录片形式,要么则将上演直升机大追踪。

------------------------
英途——亲历全球商业与文化,请关注:

新浪微博: @英途
近期行程: 2013全球商业智慧以色列行  |  2013全球商业智慧伦敦周
更多行程: 全球商业智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