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enu
186-0001-6988
Categories Menu



黑石的很多业务在新兴市场成长,尽管大多数的业务是在美国,但多数商业发展趋势还是迁往亚洲。而今作为“一头刚睡醒的雄狮”,中国在世界的地位与日俱增,在金融危机的当下,中国的经济仍旧保持着高速发展,全球的目光都投向了中国。中国的力量在世界舞台中的地位已经不容忽视。黑石高管詹姆士负责接待了由英途主办的全球商业智慧活动的一行中国企业家来到黑石,探寻与投资帝国黑石的合作机会。对于中国企业家的到访,詹姆士表示非常欢迎,并对黑石中国部分的投资做了详尽的介绍。


作为投资帝国的黑石,针对中国市场,主要向中国企业提供走向海外的财务顾问服务以及全球企业走进中国市场的服务,比如,标致汽车跟长安汽车合作,还有路虎跟奇瑞的合作项目,几十亿美金的投资都是由黑石来提供财务顾问。黑石同时也帮助卡特比勒在香港跟EIA的兼并及合作,让卡特比勒更好的增加了中国市场份额,尤其是在矿业领域。


而后,詹姆士向英途团员们演示了各种图表和数字对中国未来投资导向进行了分析:过去75%的中国企业外向兼并的主要流向的案例集中在能源、材料领域。外国企业内向到中国的收购兼并,主要是集中在金融和地产领域。现在中国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进行海外并购,不仅仅是在能源领域,还包括在高新技术高科技领域,研发和知识产权等无形的领域投资。民营企业兼并领域越来越宽,像早餐、奢侈品等还有在欧洲其他国家的兼并。


讲到全球未来会有什么趋势可以影响到商业的发展,詹姆士表示当今世界有三个事件影响世界经济的走向。


首先是经济危机。很多人最开始都没预料到经济危机会持续到现在,唯一比较准确预测这场经济危机的是一名哈佛大学教授,他预测08年这场经济危机会持续10年的时间,根据这个推断,黑石认为未来一段时间的经济还会波动。


其次是市场提供的积极信息。从过去几个季度来看,市场的波动率相对比较稳定。股市的动荡率在过去的半年下降了一半,债券市场有一些高息的债权,有利于像黑石这样的公司收购资产,但期货领域价格还没达到历史最高水位。大宗商品,比如铜价,还是比历史上高位的水平要低20%-25%,而且同样的趋势在其他大宗商品特别是金属领域也有出现。


最后是可预见却不可知的一些影响因素。欧盟区的整合还在继续,虽说希腊在欧元区的GDP占有比重不大,但是从更大的政治和稳定性来看,影响还是非常大,这些都不确定。奥巴马当选,美国财政悬崖的问题备受关注。另外,中国十八大设定的目标,截止2020年中国人均收入翻番。要实现这个目标,中国未来一段时间内要维持7%的经济增长,这也是不确定的因素。随着各国央行量化宽松的政策不断推出,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不断的膨胀,但这一定是有一个限度的,一旦达到这个限度,世界经济可能就会出现通货膨胀,资产泡沫会出现,这种情况下对投资者来说考虑投资的时候会投一些实质性的资产,抵御通货膨胀的风险。


詹姆士随后分享了伦敦商学院三位教授所做的研究:通过对比过去110年83个国家的股票证券市场和GDP增长的关系,通常人们会认为,一个国家的GDP增长同资本回报率成正比。实际上从研究结果来看不是这样的。中国在1985年到2009年的GDP年增长率约9.9%,但市场的汇报只有2.6%;相较而言,欧洲的一些国家GDP增长很低但是投资汇报很高,背后也有不同的解释。其中的一项因素是股票证券市场不一定能真正反映经济增长的速度和效益,比如,大家认为中国的经济发展预期很好,这无形中就会推高这个资本市场。对于当下的欧洲,人们对整个欧洲市场过于悲观,这无形中推低这个市场,也是影响市场回报的因素。撇开其他因素不谈,这对投资者来讲是一个很好的启发,不应过于关注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指标。即便像欧洲这些国家貌似经济发展缓慢,开始衰退,没有中国那样的高速发展市场,但在欧洲市场的汇报不一定低。正如投资领域的专家邓普顿所言,他“在大家最最最悲观的时候,买进股票。”


对于荣泳霖团长实体经济对资本企业来讲“又爱又恨,爱恨交加”--爱的是它在资本扩张时投入资本,恨的是往往在企业最困难的时候把资本撤走的疑问,詹杰士表示,对于黑石这样的投资公司来说,最早期会跟公司达成一个合作,在最开始投资的时候希望跟被投资的公司建立一个盟友这样的关系,所以即便在经济危机期间,黑石会和公司一起去承担市场上的波动。在经济危机期间,黑石实际上对很多困难企业进行了下一轮的投资。

扫描即可分享全球创新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