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enu
186-0001-6988
Categories Menu


本文作者为2014英途硅谷智能硬件考察团员、厦门云朵网络科技研发副总裁林海,英途编辑整理。

互联网思想重要的一点是扁平化,把一切信息扁平化传输,最大可能的消除信息传输的误差。713-19日,我全程参与了英途组织的硅谷智能硬件考察,感受到国内智能硬件创业者与他们的差距,也认为我们面临巨大的机遇。此外还感到,再快的互联网传输,也替代不了面对面的交流,只有这样最真切、最深刻。

我们所拜访的这些公司在国内我们习惯称呼为互联网硬件公司,实际接触中大多数公司都说自己是IOT公司,就是internet of things(物联网公司),从称呼上我们可以看出观念的差别,国外公司更加接近事物本质的说法。“将来万物将连上互联网,并不会有单独的物联网络,异构的网络技术将被现在主流成熟的网络技术所替代”。

短短的6天内我们对话了26家公司的CEO或产品总裁,感受很多。我用几个关键词来分享这些收获:足够深的技术研发、垂直化的用户体验、社区化的协作和开放、梦幻的创业团队、挑战和机遇。

足够深的技术研发

硅谷创业公司给我的印象是他们在单一技术研发上更加深入。他们能够建立一个科学家小组,有科学研究方法、算法能力、科学数据建模能力,这导致了核心竞争力增强与差异化。这种水磨功夫式研发,不但需要坚实的数学功底、代码能力,还需要能够沉得住气,通过很长的时间积累,忍受失败最终开发出独特的核心技术。

我们见了Lumo公司的 CEO Monishalumo,她的团队里有一位资深医学专家,从医学的角度对产品进行建模,根据人体运动学和人体工学用一个传感器做算法来监控整个脊柱的姿态和运动,根据佩戴的位置不同,腰部或者胸部调节算法,从而得到各种人体运动数据,判断人体各种坐立跑等姿态。


Spire
公司的 CEO Jonathan Palley给我们介绍他的产品,是通过一个运动传感器监测佩戴者呼吸的频率、步调、幅度等等,从而判断佩戴者的心理状态,起到真正帮助到佩戴者调节精神压力,防止心理上疾病发生。这种从一种生理现象的侦测来帮助调节心理状态的产品研发,需要电子科学、软件、心理学、生物学的大量跨界合作,这样就建立起他们产品的核心竞争力。

Intel我们见了BasisScienceCEO Marco Della Torre,他的公司刚被Intel1亿美金收购,主要产品是传感器,算法等等,对大量的人体数据进行视觉化,再通过算法把数据变成人体的具体情况,比如说睡眠状态采集,心率持续采集把多个信号量发送的到云端和客户端进行综合处理这样形成立体的数据。

Fitbit联合创始人Eric交流,他认为最佳的用户体验式恰当的信息以合适的方式呈现给用户,通过徽章式激励活动,让用户形成分享的习惯;他们不但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家庭和朋友社区,收集了世界上最大量的人体生物信息,还增加了卡路里摄入追踪调整后,建立35万种食品产品信息二维码数据库,形成数据梳理和整理的150多项专利。

 

垂直化的用户体验

在交流中我感受到,硅谷做穿戴式产品的惯例都是基于一种生活中问题,然后研究一个垂直市场问题,简单的说一个硬件解决一个问题,不搞大而全,而且尽量让产品成为某种生活习惯的符号,时装化时尚化。

Birdi创始人Mark说,他们关注到室内空气质量通常比户外恶劣28倍,目标用户主要是美国1100万富裕家庭的年轻妈妈。

Pebble总部,CEO Eric觉得虽然面对苹果、Google和各类手环的竞争,但他们想把手表做得更加垂直,“让Pebble更像手表”,用不同的质感来体现与众不同的用户体验。

Fitbit做手环是最早的,产品定位在普通大众并不是特定阶层。他们现在已经形成产品线多合一对用户的生活全方位追踪,帮助用户养成好的生活习惯,销量的增长是依靠口碑传播,有电影明星电视节目为他们进行免费宣传,Google指数不断升高,APP排行第一,亚马逊销量第一名。目前跟著名时尚品牌合作,已经成为一种健康生活习惯的代表,并且通过从众教育,不断得到新的用户。目前已经成为母亲节和父亲节最佳的节日礼物。

 

社区化的协作和开放

我们拜访的好几家智能硬件公司,在硬件平台建立好的同时,做一套Open API是大家都采用策略,目的是吸引开发者们加入,建立比较完善的生态体系。貌似这是美国所谓的互联网硬件或可穿戴设备标准配置之一。

比如说Birdi,产品才刚刚开始就推出Open API策略,兼容目前主流的几个智能家居规范,比如:zonofficontrolAT&T(美国)smartthingsalertme。通过Open API策略,连接几个大智能家居服务商(staplesADT等等)服务到每个家庭。每个终端预期售价199美金,然后通过跟这些服务商再分成服务费,这种美国式商业模式感觉比较靠谱。

August也采用开放API政策,特别的地方是API分为免费(FreeAPI)和收费(ProAPI)级别,OPEN的层级不一样,分别面对普通用户的开放者和OEM用户做差异化。

还有一个成功案例是Pebble智能手表,他们为了对抗即将到来的GoogleApple手表,采用了跨平台的战略,建立了穿戴设备最大的开发社区,已经有3000个以上的基于他们OPEN API开发的APP来服务45万个用户。

 

保姆化的资本和孵化器

在硅谷,这些智能硬件公司一开始就获得到资本方的强力注入与人脉支持,这一点我们国内的创业团队就显得苦逼了,在创业早期,我们通常是资金、人脉上比较匮乏。另外,我觉得国内的各种咖啡、孵化器的服务相比硅谷显得粗放些,还是有很多提升空间。

比如我们拜访的lumo就是在Plug and Play里孵化,Plug and Play在硅谷排名前三,在一栋楼里面建立好健身房、宿舍、办公室,把创业者集中里面,提供创业指导和法律行政服务,通过这得孵化器加速了创业公司的成长。据说,这里创业者也非常疯狂,有的每天工作超过18个小时,压力山大。

 

梦幻的创业团队

硅谷缘起于斯坦福大学,你可以看到很多梦幻团队。团队里面每个人都很强的同时,各自能力都不一样,他们组合是互补的,承担各自角色,在同一目标努力下,大家谁也离不开谁,这样可以避免创业初期到后期因为人的原因失败。另外一个共同点是,这些创始人原来都不是无名之辈,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在这个创业阶段都大部分时间一天工作都超过18小时,真的印证了“最可怕的是比你牛逼的人比你更努力”这句话。

比如说Leia创始人兼CEO DavidHP实验室量子研究科学家,纳米激光技术大师;Lumo CEO Monisha先后毕业于耶鲁大学学士、斯坦福大学MBA学位和教育学硕士; Basis联合创始人Marco有计算机和生物医学工程专业两个学位,拥有 Emotiv系统和BAM实验室的两个开创性消费者生物技术创业公司的主要专利权; FitbitJames Park创立的第三家公司,他最早在Morgan Stanley工作,曾经是CNET Networks 的产品研发总监,Windup Labs的联合创始人,Epesi Technologies的联合创始人与首席技术官; August创始人兼CEO Jason,目前是物联网联盟主席,创业顾问,先后毕业于Pepperdine University商学院和哈佛大学商学院,曾是InterQuest联合创始人兼CEOGlobalIP Solutions Dolby Laboratories Inc.市场发展部VP,创立Rethink Books,以及 BlueSprig Inc.,并在2011年出任Founders Den执行合伙人。

 

接地气的挑战和中国公司的机遇

产品是不是接地气,是产品成败的关键,市场不一样,产品落地的措施也会不一样。中美文化上的差异导致这些产品在落地上大相径庭,在美国实用的策略在中国却受到阻碍。我们要利用中美不同的产业环境,发挥出我们自身优势。

Birdi虽然有open API策略,但是目前美国有好几个智能家居标准,他们要怎么去融入,如何针对不同用户的需求打造比较好的用户体验,对他们来说应该都是比较有挑战的地方。我们国内市场传统的探测器保有量是非常大的,大家对这个产品的认知离不开NEST PROTECT,只要可以提供比较好的用户体验,单独的产品也可以有一定的市场接受程度。不同的是国外的用户DIY水平比较高,但是在国内需要考虑到安装问题,因此在安装和设置上国内的产品必须有傻瓜化的设计。

比如说August蓝牙锁,原先疑问是他们如何适配全部的锁,结果Jason告诉我,这样的事情在美国很简单,因为美国只有三种锁芯。但是在中国,如何面对国内几百种锁他坦言自己没有想好,因此同样的事情,市场环境不一样结果也不一样。美国人包括家庭主妇DIY能力比较强,这个跟我们国内有些不一样,在国内会碰到安装服务上的问题。锁的多样化给国外产品进入中国造成障碍,August在中国市场需要落地的合作伙伴;而硬币的另外一面是,我们国内开发者可以通过更垂直的市场做不同的开发,在差异化上取胜。

现在蓝牙加运动传感器的产品的组合,与lumofibitSpire类似产品很多,国外同仁在垂直应用上各显出他们独有的竞争力,作为独立的电子产品相对于国内产品来说精细和高端很多。从今年的香港电子展和台湾电子展来看,国内类似产品不下于1000家,功能雷同的很多,大多数是粗放式研发,但是由于市场的巨大缺口,有些厂家还是很滋润,但是随着市场的不断推进,大家都碰到市场瓶颈。可穿戴产品还是处于萌芽阶段,如何结合国内的传统穿戴行业优势,把可穿戴产品变成必穿戴产品,这也许国内这些厂家的一个出路和机遇。

扫描即可分享全球创新趋势